<form id="p0kif"></form>

      1. <sub id="p0kif"><address id="p0kif"></address></sub>

        <wbr id="p0kif"><legend id="p0kif"></legend></wbr>
        2021年09月24日 星期五
        新書推薦 在家上學:在美國悄然走紅的新興教育模式
        第14版:小樓書香 2021-09-08

        在家上學:在美國悄然走紅的新興教育模式

        曹儒屹

        書名:《在家上學:美國中產家庭非主流教育的理念與實踐》 作者:尚文鵬 出版社:商務印書館

        尚文鵬博士

        哈佛繼續教育學院宣講會

        編者的話

        離開學校,在家上學,這在大部分人眼中是離經叛道的荒謬事。然而,在被稱作“美國教育之都”的波士頓地區,情況正在發生變化。越來越多受過良好教育的中產階級家庭,放棄去學校上學,選擇讓孩子脫離學校體制,在家上學。這種非主流教育理念正引發越來越多人的關注。暨南大學人類學博士尚文鵬,通過在波士頓地區的實地考察走訪,以田野考察為基礎,寫就《在家上學》一書,為讀者揭開大洋彼岸這一群體的神秘面紗,探尋另類教育的可能性。

        曹儒屹/文

        “反傳統、反文化”的家庭運動

        “在家上學”(homeschooling)運動帶有深刻的美國社會文化烙印。從1839年美國第一所公立學校的建立,到如今約90%的美國人都在公立學校學習,接受公立教育的觀念在美國社會中深入人心。然而實際上,對于學校的爭議,從它誕生之初便從未停止。上世紀50年代開始,隨著美蘇爭霸的全面鋪開,美國政府加大了對學校的投入,但這也導致了學校的官僚化程度更加嚴重,壓制學生的創造性,具體表現為學校的課程設置日益集中化與制度化。學校為了學生能通過考試,設置大量重復的練習,引起了家長的不滿。學校被一部分家長視為政府塑造“良好公民”的工具,學校對個體差異性的忽視讓一部分家長意識到,只有父母才知道什么是對孩子最好的?!霸诩疑蠈W”的本質是對整個學校制度的不信任,而非對某單一學校的不滿。

        “在家上學”能在美國獲得合法地位,源于從殖民地時期便根植于美國人心中的,對于國家權力有所警惕的政治傳統。美國的學校教育屬于地方事務,全國共有一萬五千多個學區,權力極其分散。在“家庭權力高于國家權力”這一美國特有的社會語境下,媒體對家庭保有天然的同情。在一個個法律判決下,到1993年,“在家上學”在美國五十個州全部取得合法地位。

        “在家上學”與美國的主流文化——消費主義、物質主義、反家庭主義——似乎截然相反。美國人性格中強烈的個人主義,讓他們樂于挑戰傳統,擁抱新事物。作為一種非主流文化,“在家上學”對年輕夫婦頗有誘惑力。安迪是一位少有的、主要由男性負責“在家上學”教育的爸爸,他的三個孩子現在都已成年,各方面都發展得很好。對于“在家上學”,他這樣認為:“與流行文化的疏離雖然讓人感覺孤獨,但同時有一種獲得自由的感覺,從那種總是需要得到別人同意的壓力和恐懼中解脫出來”。

        走出學校,教育回家

        “在家上學”的家庭選擇離開學校,回家學習的動機主要可歸納為兩大類。其一是對學校教育形式的不認同。在一些家長眼中,學校的教育方式存在很大問題。羅蒙娜把孩子送去學校兩周后便開始感到不安:“我女兒很善于揣摩別人的心思,聽老師的指揮,所有這些都受到老師的表揚,但同時老師把別的孩子看得更低,動不動就指責他們”。在羅蒙娜看來,學校有將她女兒訓練成聽話機器的危險,只會取悅他人而缺乏思考能力。

        另一類家長認為,在家上學是一個自然而然、水到渠成的選擇。對一些父母來說,家庭是學習的最好場所。孩子在家上學可以接受家長自己的價值觀,而不是學校的價值觀。語言學博士莎拉是“在家上學”群體中的一員,談及為何選擇把孩子留在家里自己教育,她回憶道:“我生孩子可不是為了把她交到別人手里來養的,我們做得很好,為什么要改變呢?”

        近些年,隨著美國在制度和法律層面對這種教育形式的認可及支持,多種社會力量參與到“在家上學”的教育模式之中,其中既有商業性質的,也有依托于家庭互助或公共機構的支持。在眾多自主教育機構中,哈佛繼續教育學院和社區大學,以其沒有入學門檻的限制,和卓越的師資,受到“在家上學”家庭群體的廣泛追捧?;ヂ摼W的發展也助力了“在家上學”群體的壯大,在父母的幫助下,孩子能在網上尋找到任何自己感興趣的知識,投入學習的熱情。

        “在家上學”并不意味著真的在家里學習,“在家上學”是對傳統教育形式的顛覆和創新,是對“在生活中學習”理念的靈活運用。安迪認為,“在家上學”只是一個官方術語,具體到他們家的情況,更像是“城市學?!被颉奥眯袑W?!?,即在城市大大小小的建筑中,尤其是博物館與各種展覽中學習。這種學習的好處是,有助于孩子打破常規生活中的固有分類壁壘。安迪對此解釋道:“旅行激發了孩子們對人文、數學和科學的興趣,她們在城市學校里發現,很多事物都是需要各種學科的參與才能有一個整體認識,所以對那種將科學與人文學科二元對立的做法很反感,她們的各門學科都很均衡”。

        在學校上學的美國孩子,往往會與父母在心理上保持一定距離,而“在家上學”的孩子則不然。從事教育行業工作的勞倫,兩個孩子已成年但從未去學校上過學,對此她認為,“一般孩子到了十幾歲,跟別人尤其是跟父母有很大隔閡,不信任父母。但在家上學的孩子不會,并不是說他們跟父母不會起沖突,而是他們很習慣與父母在一起,有了矛盾愿意溝通,因為從小就是一家人在一起?!睂⒆咏∪愿窈陀H密關系的向往,促使一部分家庭最終走向了“在家上學”的道路。

        “不僅僅是家庭主婦”

        ——母親角色的重構

        當代美國女性面臨社會的雙重期待。一方面,女性被要求“為自己而活”,即相比起組建家庭,更重要的是要擁有一份體面薪資的工作,成為彰顯自由精神的新時代女性。另一方面,美國文化中存在“密集母職”的概念,即需要把孩子置于優先地位,在孩子身上投入全部的感情、時間與金錢。表面上看,“在家上學”的媽媽們選擇了第二條路,一條“為他人而活”的道路,但實際上,受訪的媽媽們普遍認為這是一種“榮幸”。對于媽媽們的選擇,作者尚博士歸納出兩條主要動機。

        其一是母親與嬰兒間的強烈情感聯結,媽媽們相信,母親是撫育孩子最好的安排。在這些母親眼中,選擇做全職媽媽是自愿的行為。受訪者阿什莉認為,只有工作才能養家的觀念剝奪了人們的情感需求,“我生孩子,可不是為了給別人照顧”,全職媽媽妮可這樣說道:“試想,當我們看到‘全職媽媽增多’的標題覺得是壞事的時候,這是一個怎樣的國家?什么樣的事才是最重要的?看看我們的家庭,有多少已成為空巢!”

        其二是母職被視為某種個人問題或危機的出路。一些女性由于對從事的工作感到厭倦,嘗試在家全職帶孩子,并開始思考新的人生意義“我該怎樣生活?”莫妮卡畢業后便成為一名藥劑師,公司老板和同事對她都很好,但她卻一直缺失生活中的目標感。在家帶孩子的幾個月里,莫妮卡的內心逐漸發生了轉變“我內心深沉的愛被一點點喚醒”。還有的媽媽把全職在家的幾年當做休整期,重新規劃未來的工作目標。維吉尼亞原來的工作是風險投資,她相信憑自己的能力,以后重操舊業也沒問題,“人脈和資本都在,但我想這幾年暫停也算是一種休息,好好想想自己到底要怎樣的生活”。

        媽媽們自我定位“不僅僅是家庭主婦”。除了是孩子們的教師外,她們還是建筑師、作家、公益組織創立人等等。某種意義上,孩子有多少興趣,她們的“工作”就涵蓋多少領域。媽媽們一般不以“老師”自居,而是用如“組織者”“協調者”等更為平等的詞匯來描述自己。她們以好奇心驅動為宗旨,通過引導的手段讓孩子發掘自己的興趣。比如在家中各個角落擺放不同的書籍,讓孩子自己選擇感興趣的部分。不少媽媽們把在家教育階段視為充電期,為下一階段回歸工作甚至蛻變做準備。

        談及美國“在家上學”模式對于中國家庭的啟發,尚博士認為很有借鑒意義?!斑@項研究的一個關鍵詞是家庭教育,也就是說不管采取何種教育形式,家庭教育都是教育的關鍵甚至根本性的一個環節。書中所呈現的種種觀念和做法值得我們做父母的去思考或借鑒。雖然我們有著不同的文化、不同的價值觀,但我們會在這些家庭中發現一些相似的場景和問題,比如如何對待電子游戲,如何對待母職的文化期待和情緒壓力?!睘槠谝荒甑牟ㄊ款D田野考察工作也對尚博士的育兒觀產生了深刻的影響,“隨著對在家教育的觀察和訪談,我意識到教育應該要回到孩子自身,不要受外在的形形色色的觀念束縛,而是關注自己孩子的特點,看他/她對什么有興趣,尊重孩子的選擇,并由此整合資源為孩子的成長助力?!?br/>

        放大

        縮小

        上一版

        下一版

        下載

        讀報紙首頁

        久久婷五月综合97狠狠澡-久久精品无限国产资源好片-91精选国产,91久久久-午夜九九久久国产精彩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