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p0kif"></form>

      1. <sub id="p0kif"><address id="p0kif"></address></sub>

        <wbr id="p0kif"><legend id="p0kif"></legend></wbr>
        2021年09月24日 星期五
        中西貫通《大地之歌》 從《圍城》到《理想之城》影視劇邁入“全民星”時代 今天,你還會不會面對面社交?
        第13版:星期天夜光杯/文藝評論 2021-09-12

        今天,你還會不會面對面社交?

        ——網生一代熱衷飯圈、劇本殺帶來的尷尬 朱光

        掃一掃請關注“新民藝評”

        ◆朱光

        在網絡上學會社交的一代人,如今只“擅長”在網絡上社交,反而對現實生活中面對面,眼對眼的交往方式心存恐懼。網絡社交的特征是,在一個虛幻的名字下發泄真實的情緒——把這一模式“平移”到現實生活中,就成為在扮演角色的過程中,探尋可能的真相。兩者交織的后果就是,網生一代愈發模糊了虛幻與現實的界限,愈發不了解什么是真善美。

        網上,飯圈文化的一大弊端,就是網絡社交中,以資本為目的的言語“霸凌”——交流雙方都對網上對話深信不疑;生活中,劇本殺的一大功能,其實是以角色扮演、于“生活在別處”的敘事空間里,掩蓋社交恐懼但又渴望社交的大型交友、相親現場??释c恐懼,促成了網生一代的網上網下社交的一體兩面。

        流量明星A的被捕過程,其實就是包含他本人在內的4位當事人對于網來網去深信不疑,幾乎不當面求證真相的直接后果。犯罪事實不會改變,全民“狂歡”已然跨界。公安機關順藤摸瓜,牽出飯圈霸凌文化。流量明星A與女生B一夜情,繼而A始終在網上與B互動,讓B以為彼此雙方是男女朋友。A逐漸冷淡B,B在網上“隔空喊話”,在網絡這個開放平臺上,騙子C看到了“商機”——假扮雙方向對方“開價”。于是,A和B都以為對方在“敲詐”自己的錢財乃至情感。B為了“捍衛”自己的利益,在網上雇傭寫手D寫出“戰書”,一戰成名,事態進一步擴大……無論是明星A、女生B、騙子C和寫手D——在“誤會”開端,哪怕是任何兩方見上一面,對對眼神,確認身份,也不會形成這么一個大“瓜”。

        網來網去的情感荒唐事,還時常發生在“高素質女生”被騙的日常生活里。網上一度流傳“12位阿里巴巴女員工被初中文化網約車司機騙取共計1940萬元人民幣、102萬美元”。據網友去中國裁判文書網核實,確有此案,雖然12位女性中只有2位是阿里員工,但其余要素八九不離十……

        一方面,是跨越時空的便捷,讓網絡便于組織、推廣各種活動;另一方面,是在以往真實生活中這一組織、推廣過程中附帶的面對面的社交空間被剔除,只剩下眼睛與屏幕的人機交流,屏幕后面的那位是人是狗的笑話已是陳年老梗。

        因而,劇本殺、脫口秀大面積流行開來。劇本殺的玩法,頗像是網絡游戲真人版。每個人在非現實生活的場景里,扮演一個角色,通常是合作探案,正如在鍵盤前給自己開個小號,然后進入架空世界,可以做自己,也可以不做自己。至于脫口秀,則是因為心里的苦,最好從臺上那個人的嘴巴里說出來,避免了自己可能陷于“大型社死”的“尬聊”,但自己也似乎“出門”“社交”了——亦即,知道自己應該出門和別人聊點啥,但又害怕聊得不對很尷尬,進入所謂“社會性死亡”的境地,那還不如在家對著屏幕看看別人怎么聊,說出自己的心事也算是自己聊過了。

        劇本殺、脫口秀,如今也陷入了資本追逐的“娛樂業”。某商場整整一個樓層,正在裝修成各個小間,擁有酒吧、密室、天臺等各種場景,可供幾十個劇本殺活動同時開展。某景區一個樂園,把門票直接改成劇本殺的票,幾千人可以同時在樂園里玩一個劇本殺。在劇本殺里,必須具備社交能力的所謂“主持人”,那就找幾位乃至幾十位表演系學生即可,他們所學的專業就是與人對答。

        劇本殺,又成為一個虛擬與真實交織的“小社會”。為了掙錢,里面也有“托兒”,以探案、解謎為主流的劇本殺,玩上第二次、第三次的“未知性”就會降低,頗有一些“??汀本驮诖恕办偶肌?,以吸引其他玩家關注,隨后展開交友。也有年輕人,心懷社交恐懼但也知道年紀不饒人,懷著“找到男女朋友”的目的,反復參加。以前,可以去“鬼屋”增進男女朋友情感甚至團建,但那也就是頂多三五十分鐘;而劇本殺可以玩上幾個乃至12小時,感覺五六七百元“值回票價”。至于投資方,那可樂壞了——本來,制作一部戲需要付錢給編劇、導演、演員等,觀眾看了還可能不滿意;現在,觀眾每人自己花五六七百元自己做編劇、導演、演員,還樂此不疲。對投資方而言,這只需要投資舞美,亦即裝修的錢,即可坐收漁利,還盤活了商業剩余空間。

        至于脫口秀,在現場看的票價從幾十元至幾千元不等,尷尬的是真正能夠實現盈利的,終究是靠網絡播出帶來的廣告贊助。資本順著人流走,是資本的根本屬性。脫口秀的內容,確實源于生活,才能更擊中人心。所以,脫口秀選手始終苦于“創作段子”,并以這一痛苦示人。而在近百年的相聲、滑稽戲等曲藝演員的創作過程中,這純屬臺下的苦惱,豈能示人?現實與虛幻、臺上與臺下的界限模糊,求知與無知、尊重與蔑視、真善美與假丑惡界限模糊,一旦只剩下“掙錢”與“不掙錢”的資本有著唯一清晰的界限,那么人為何要成為人,人為何要社交,已變得不那么重要了。但,這真的是我們所向往的美麗世界嗎?

        放大

        縮小

        上一版

        下一版

        下載

        讀報紙首頁

        久久婷五月综合97狠狠澡-久久精品无限国产资源好片-91精选国产,91久久久-午夜九九久久国产精彩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