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p0kif"></form>

      1. <sub id="p0kif"><address id="p0kif"></address></sub>

        <wbr id="p0kif"><legend id="p0kif"></legend></wbr>
        2021年09月24日 星期五
        祖父豐子愷和父親豐華瞻
        第16版:星期天夜光杯/記憶 2021-09-12

        祖父豐子愷和父親豐華瞻

        豐南穎/豐意青

        這張公公畫的瞻瞻是廣為流傳的代表作

        1956年,公公(右)與爸爸(左)在上海的公園里合影

        1937年公公(右)與爸爸(左)和友人張善子(中)在南京車站合影

        ◆公公筆下被寫生的三歲的爸爸

        1945年公公為《中央日報》誤報“豐子愷令媛獲國文冠軍”所題的詩

        ◆豐南穎 豐意青

        1

        我們的公公(浙江石門方言稱祖父為公公,祖母為婆婆)豐子愷先生愛孩子是眾所周知的,他不但對自己的孩子備加關心愛護,而且早年的漫畫與文章經常取材于他的孩子們,他那很多膾炙人口的著名畫作中充滿著童真無邪,童趣盎然,洋溢著天倫之樂。1926年他在《給我的孩子們》一文中表示了對孩子的崇拜:“我在世間,永沒有逢到像你們這樣出肺肝相示的人。世間的人群結合,永沒有像你們這樣的徹底地真實而純潔?!?br/>
        與此同時,公公以敏銳的洞察力預料到孩子成年以后他們的關系會發生變化。1928年公公在《兒女》中寫道:“他們成人以后我對他們怎樣?現在自己也不能曉得,但可推知其一定與現在不同”、“世人以膝下有兒女為幸福,希望以兒女永續其自我,我實在不解他們的心理。我以為世間人與人的關系,最自然最合理的莫如朋友?!边@是個非同尋常的觀點,即使在二十一世紀今天的中國社會里,父母與成年兒女之間如朋友一般平等相處的關系恐怕還是不多見的??梢姽卸嗝椽殬湟粠玫囊娊獍?!

        我們小時候常常聽公公給我們講爸爸從前的故事,也目睹了爸爸為公公晚年提供生活上和精神上的慰藉。如今回憶公公與爸爸的父子之情,我們深深體會到公公對爸爸的舐犢之情,他們的關系隨著時間推移的變化,以及公公晚年與爸爸之間親情以外如同朋友似的平等交流關系。

        2

        爸爸在公公婆婆的子女中排行老四,前面都是女孩,爸爸的外祖父欣喜之下為爸爸取名為“華贍”。公公告訴我們,爸爸的外祖父特意說明“贍”是豐足的意思,顯然是提醒他要用心掙錢養家,這使那時默默無名、生活窘迫的公公感到了很大的壓力。然而,公公依然追求對藝術的愛好,淡泊榮華富貴,因此爸爸的出生并沒有立刻改善家中的經濟情況,公公戲言此歸罪于“華贍”經常被人寫錯,以訛傳訛,演變成了“華瞻”的緣故。其實天如人愿,爸爸出生后不久,公公第一次公開發表了他的一幅漫畫《人散后,一鉤新月天如水》,這是他事業上的一個轉折點,一代大師的藝術生涯就此發軔,家境從此漸漸好轉起來。公公開玩笑說,畢竟外祖父取名有方,爸爸果然給全家帶來了財運。

        爸爸幼年跟隨公公奔波謀生于上海、嘉興、和桐鄉等地之間,在家庭的溫情中養成忠厚老實、與世無爭的性格,更為公公所賞識,他的天真爛漫、富有想象力的童年成為公公繪畫撰文常用的題材?!墩罢暗总?腳踏車》《瞻瞻底車-黃包車》《爸爸不在家的時候》等畫,與《華瞻的日記》和《給我的孩子們》等散文,都成為公公熱愛兒童的代表作品,展現了公公為他的孩子們所提供的以玩耍和游戲為主的成長環境。

        公公告訴我們,在他的兒女中爸爸小時候對各種事物的興趣最濃厚,感受最強烈,求知欲最強,做事也最認真,研讀《王云五大辭典》或玩起游戲來都廢寢忘食,言談之間流露出舐犢情深,給我們留下了難忘的印象。據爸爸告訴我們,抗戰前在石門灣生活時,公公不但鼓勵他從小讀書識字,甚至還“賄賂”他識字,爸爸開始學看學生字典時,每查出一個字的部首,公公便給他一角錢,可見爸爸對學習的熱情從小受到公公的稱贊和勉勵。爸爸對他熱衷的事情如此的致力和投入,后來我們在他對復旦大學的教學和研究工作中還能看到,爸爸這樣認真、熱情、刻苦的求知態度無疑是公公教育和培養的結果,真可謂“有其父必有其子”啊。

        3

        爸爸學齡期間正值抗日戰火紛飛,一家老小輾轉逃難,他無法繼續上學完成正規的教育,全靠公公的家庭教育才沒有荒廢學業。公公不但教爸爸《論語》和《孟子》等經典著作,讀唐詩宋詞,還教他英文、幾何和代數等課程,因此爸爸的啟蒙和青少年時期的教育大多來自于公公。公公曾得意地告訴我們,爸爸得以考入當時大師云集,不但在亞洲,在全球也名列前茅的中央大學,是由于他教子有方,爸爸可是公公親自教育出來的“學霸”啊。

        爸爸當時雖然主攻英文,國文也非常出色,他曾參加全國大學生學業競賽得了國文冠軍?!吨醒肴請蟆氛`報“豐子愷令嬡獲國文冠軍”成為笑柄,公公為這件事專門寫過一首詩,字里行間,他由衷的高興勁兒躍然紙上:

        斯文日下逐江潮,拾芥原同奪錦標。萬木凋時新竹秀,群山低處小丘高。鴛鴦撲朔隨春水,翡翠迷離傍紫巢。宋玉容顏多逸麗,教人錯認作班昭。

        早在1943年公公便意識到爸爸對文學的熱愛和萌芽中的文學才華,預感到爸爸今后在文學上會有所作為,寫下《寄長子華瞻》一詩以志勉勵如下:

        憶汝初齡日,兼承兩代憐。晝銜牛奶嬉,夜抱馬車眠。漸免流離苦,欣逢弱冠年。童心但勿失,樂土即文壇。

        自幼承公公庭訓并不斷受公公鼓勵的爸爸,果然沒有辜負慈父的期望,后來在文壇上尤其在翻譯和比較文學領域頗有建樹。我們可以看到,在公公與青少年時期的爸爸之間,父子之情上又增添了一份師生之情,公公不僅將爸爸培養成為一個“學霸”,并為爸爸打開了通往絢麗的文學世界的大門。

        4

        當年公公逃難到重慶后找不到房子住,在沙坪壩的荒涼之處建造了一幢“抗建式”平房。我們聽公公說過那所房子十分簡陋,墻壁是便宜的竹片上涂白土,遠不及家鄉的緣緣堂寬敞舒適,然而那是他們八年逃難流亡生活中最穩定的一段日子,他每天自由自在地讀書作畫,并以晚酌來慰勞白天的筆耕。在重慶上大學的爸爸每逢周末和節假日都回家,繼續向公公學習古典詩詞,并一起探討詩詞與學習作詩詞。中國古典詩詞從來是他們共同的愛好,也是他們父子之間多年來特殊的聯結。

        在公公多年的熏陶之下,也憑他自己對文學的天賦和愛好,爸爸熟諳詩詞韻律,記住了大量的詩詞,成為公公家庭猜詩游戲中的好伙伴。據說這類游戲是過去家里的傳統,典型的玩法是先讓爸爸離開房間,其他人商量出一句詩詞,比如“九里山前作戰場”,然后讓爸爸進來猜。由爸爸點人回答問題,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必須包含“九”字,第二個問題的答案必須包含“里”字,所有的回答都必須順理成章,不能答非所問。一般三次問答之后,爸爸就能準確地推斷出整句詩。這可是個常人望塵莫及的游戲,需要有多少詩詞修養??!正如公公所預料,隨著爸爸年齡的增長,他們的關系繼續變化,爸爸逐漸成為了一個各方面獨立而與公公興趣相投的伙伴。

        5

        進入中老年后的公公,對于父母與成年兒女關系的看法一如既往。早在1948年公公便與諸子女約法,寫明成年子女“并無供養父母之義務,父母亦更無供給子女之義務”、“子女獨立之后,生活有余而供養父母,或父母生活有余而供給子女,皆屬友誼性質,絕非義務”。

        早在“文革”之前,爸爸憑他自己的辛勤努力,早已在事業上和經濟上獨立于公公。然而“文革”中在公公婆婆最困難的時期,爸爸來到了他們的身邊陪伴他們、提供物質經濟上以及精神上的大力支持,為他們遮風擋雨。為了保護公公他承受了言論上和體力上的屈辱,好讓公公少擔驚受怕,盡可能度過平靜的晚年生活。爸爸這么做出于他的一顆“連一層紗布都不包”的赤子之心,以及他對父母純真的愛。

        爸爸也成為公公晚年討論中國古典詩詞、文學和外語問題的對象。我們除了看到他們常在一起談論和欣賞詩詞、填詞作詩、或者用家鄉石門話唱和詩詞之外,還??吹剿麄冊谝黄鹛接懭照Z翻譯上的問題。爸爸雖以英語為專業,他與公公一樣通曉幾種外語包括日語,那時公公正在翻譯《落洼物語》《竹取物語》和《伊勢物語》,因而他們切磋琢磨日文較多。他們在磋商如何精確地翻譯某一句話或是某一個詞語時,各抒己見,認真斟酌,直到想出最為恰當的表達方式。他們父子倆做事認真,精益求精,對于已譯好了的句子或詞匯,事后還會不約而同地繼續思考“這一句應該怎樣翻譯才能更好的忠于原著的意思?”有時我們看到數日之后,他們又重新回過來切磋之前的同一個問題。晚上爸爸下班回來,公公總是與爸爸分享他日間想到的日文翻譯問題,或是商討新的日文詞匯等。

        公公嚴謹認真的治學態度無疑對爸爸有巨大的影響,爸爸對工作一絲不茍的態度在復旦是眾所周知的。復旦大學外文系1979年出版集體翻譯的《1942-1946年的遠東》一書,共五十五萬字,特別指定爸爸一人為此書作最后的校訂定稿工作。共同的愛好和治學態度使公公當年與爸爸如同朋友般地平等交流,他們父子的關系升華到了一個更高的層次。

        除了學術探討之外,爸爸也常將在復旦聽到的各種信息講給公公聽,共同分析“文革”新動向,幫助公公準備應付新情況。比如有一次爸爸聽了上級報告后回家告訴公公,政策將有所改變,老年知識分子將作為內部問題處理,歸還抄家物資,照發工資等。他們兩人分析下來感覺到形勢在往好的方向轉變,公公聽了精神振奮,告訴我們他覺得解放之日快到了。爸爸也從復旦給公公帶來公公的老朋友的消息,比如趙景深教授、陳望道教授和蘇步青教授,有時爸爸下班回到家會告訴公公“今天恰好碰到了某某人……”常年蟄居在家的公公,關心老友近況,也十分渴望聽到外面的種種消息,這類交流也成為他們父子倆談話的一個重要部分。

        幾十年下來,公公與爸爸的父子之情隨著時間發生了演變和升華。爸爸幼年是公公呵護鐘愛的對象,青少年時期他承公公庭訓,在親情上加上了師生之情,爸爸成年后他們的親情上又加上了親密友誼,反映了公公的“我以為世間人與人的關系,最自然最合理的莫如朋友”這個想法。

        公公晚年和爸爸如同朋友一般平等相處,在日月樓共同探討問題的情景,仍時常浮現在我們的眼前,是我們終身難忘的記憶。如今公公和爸爸都已作古,一起安息在上海福壽園,公公有他心愛的瞻瞻像在有生之年一樣陪伴著他,和他同游藝苑,體驗詩情詞味,繼續切磋研討學業,想必這對公公是個極大的安慰。親情是生來具有的,可以融洽和諧,也可以成為扔不了、甩不脫的束縛,而友誼是自己選擇的,不能強加,也無約束,因而更為難能可貴。公公早年對于父母與成年兒女關系之論具有深刻的洞察力,穿越時空仍在提醒我們深思如何看待和處理家庭和子女的關系。

        放大

        縮小

        上一版

        下一版

        下載

        讀報紙首頁

        久久婷五月综合97狠狠澡-久久精品无限国产资源好片-91精选国产,91久久久-午夜九九久久国产精彩视频